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故事会 > 历史故事 > 正文

戏楼枪声

编辑: 时间:2017-11-09

    一、引子

    巍巍皇后山,地处武陵山腹地,拔地而起,高耸入云。源于此山的两条小河汇于南麓,这里地势平坦,溪水潺潺,古木参天,翠竹掩映,绿树环合,鸟语花香,俨然是一块风水宝地。这里坐落着几十户人家,最富有的要数赫赫有名的张合清。家有良田万亩,三进三出的四合大院就坐落在此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据说他的祖辈是在清朝“湖广填四川”时从贵州沿河迁入的,当时来到老黄溪这个地方,人地生疏,举目无亲,全靠他为人勤劳朴实,忠厚善良,乐于助人,给人干活,从不说钱,愿给多少就给多少,无钱给,就算帮忙,这样深得当地乡邻的厚爱,过了几年,就在老黄溪一刘姓人家讨了一块地,盖了间茅草房,在这里安了家,并讨了老婆,生了两个儿子,大儿取名张有后,二儿取名张有财,两弟兄从小受到父亲的影响,养成了勤劳节俭的好习惯,等长到十八、九岁时,他们就在黄溪街上做些小生意赚点钱养家糊口,这时两弟兄也相继娶了妻子分了家,张有财娶妻黄氏,生一子娶名张绍宣,兄弟张有财,娶妻蔡氏,昏后一直不育,为了继承家业,就抱养了他的内侄儿,改名张合清,他长大成人后,满脸落腮胡,人称黑胡子,五尺有余的个头。他善于心计,精明能干,非常节俭,舍不得吃穿,对邻里从不施舍,他家是远近闻名的吝啬鬼,与乡邻的关系很不融洽。十八岁那年他娶了刘氏为妻,生下两个儿子,大儿取名张献木,二儿取名张献尧,因遗传关系,他的两个儿子也跟他一样,人高马大,聪明过人,也是满脸落腮胡子。还能自己制造枪械,仗势自家富有,经常横行乡里,欺侮乡亲。他家的一草一木,无人敢碰。据说有一次,一个赶场的湖北人,打了他家一张桐籽叶包盐,他的两个儿看见后,把这个赶场人捉来吊在树上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他家在分家时并不富有,也只能靠做些小生意来维持家计,说来事有凑巧,好象是他命中该有横财,有一次,他构了十几担桐油,请力夫挑到万县西街沱去卖,买家在给他付油款时,本应付给他五百吊用笋壳包着的铜钱,结果他拿回家来数钱时才发现有四百十九吊都是洋钱。从此他家发迹了,于是就大量购买田土,修建庭院,做上了大生意,再因他勤俭持家,结果没要多少年,他的家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户了。

    再说,张有后的儿子张绍宣,长大后,娶妻吴氏,她生性奸诈,满腹坏水,人称“鬼母子”、“烂肚皮”, 时常都在打别人的馊注意,经常对人说三道四,惹是生非,挑起邻里乡亲不和睦。 他眼看着张合清家一天天比她家富有,她真是妒火烧心,心中很不是滋味,常对丈夫说:“你是个烂死无用的东西,张合清又不是张家的子孙,分家时,凭什么要分张家的家产呢?他要是不把张家的家产还给咱们,我定叫他家破人亡,断子绝孙。”他面对妻子的指责、怒骂也只能是默默无语,久而久之已习以为常。邻里乡亲看透了她,都远而避之。

    二、血染戏楼

    民国十八年仲秋,也就是公元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五日。这天正值巴蜀边陲小镇老黄溪赶集的日子。街头几处醒目的地方,贴着血红的海报。上面写着:“今晚申时在关庙内上演人大戏,欢迎光临。”很多赶集的人们听说要看人大戏,都未回家。尽管天色渐晚,但街上仍然是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,显示出不寻常的热闹气氛。

    夜幕像一张无形的大网早早地罩住整个大地。参天古树上传来几声凄厉的夜莺啼叫,令人毛骨悚然。天未插黑,看戏的人们接踵而至,关庙内挤了满满一屋。

    戏台设在大户人家张合清朝门外边的关帝庙内。戏台上几盏油灯忽闪忽闪,发出几丝昏黄的光亮。室内人声鼎沸,很多汉子吧嗒着旱烟,唾沫飞溅,呛人的烟雾缭绕回旋。

    正当掌灯十分,人大戏(川戏)刚要开始,恰在此时,只见张合青、张献木、张献尧父子三人从戏楼的后门进来观戏,此处是他家专门设置的看戏通道。张合清与大儿张献木坐在戏楼的下面,二儿张献尧坐在戏楼的上面楼梯口处。

    人大戏在激烈的锣鼓声中拉开了帷幕,室内顿时安静了许多。今晚人大戏唱的是《说岳传》中《抢潞安洲》一束。戏刚好演到金兵入关,只听到陆登高喊一声:“…….抬枪来,杀。”这时,“砰“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,张献尧应声从戏楼的楼梯上滚到楼下,“嘭”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顿时,戏场大乱,象开了锅的粥,人们没命地往外跑……,油灯全被掀翻,场内一遍漆黑。

    就在枪响的同时,戏楼下也开始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撕杀。只见早已守侯在张献木身后的罗绍理、罗绍魁二人用力一把抓住他的长衫,张献木也不是等闲之辈,拖着二人没命的往回跑,说时迟,那时快。只见罗绍魁一个箭步飞过去,把张献木扑翻在地与他扭成一团。这时罗绍理拔出腰中的杀猪刀,用力一刀刺向张献木的服部,顿时血流如注,肠子都流了出来。张献木身中数刀,就松开了罗绍魁,罗绍礼有接连刺了两刀,这时张献木用力抓住罗绍礼的刀口,罗绍礼用力一拉,张献木的四个手指全被割断,这时罗绍魁也腾出手来,抽出腰中的匕首奋力刺向张献木,张献木身中十几刀,鲜血洒满一地,倒在血泊中没气了。罗绍礼、罗绍魁二人都想要取下张献木的人头,由于在黑暗中互看不见,当罗绍魁抓住张献木的脖子下刀时,罗绍礼也把刀用力伸向张献木的脖子,正好刺在罗绍魁的手背上杀了个对穿对过。只听罗绍魁大叫一声:“哎呀!我的手,你怎么也不摸一下……”这时罗绍礼急忙拔出刀来,用力把头上的白布帕子撕了一块下来,把罗绍魁的手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戏楼下的另一端,准备刺杀张合清的饶光明、李合清二人,听见枪声一响,看见张献尧从戏楼上摔了下来,正摔在他俩的后面,他俩吓得一跳,瞥了一眼,身上直打哆嗦……

    却说这时,张合清见他的大儿随着枪声从戏楼上掉了下来,他情知不妙,预感到自己也将遭到不测,立即把身子往下一蹲,从慌乱的人群中奔到关庙后回家的门口前。这时,饶光明、李合清二人回过神来,却不见了猎物,他俩猛冲过去,只见张合清的后脚已跨过山门。李合清顺势一抓,抓住张合清的长衫下衣角。张合清见有人抓他的衣服,便反身把门关上,迅速扛上门闩,却不料长衫的衣角被卡在了门缝里。他迅速地取下配刀,一刀斩段了衣角,没命地跑回家中。刚回过神来,急忙叫家丁把他两个儿子的尸体抬回山门外停着。他立即命令家丁关闭了所有院门通道。

    这时,看戏的人们大多数早已逃尽,这里只剩下街上看热闹的少许人和两具血淋淋的尸体,阴森恐怖,令人不寒而栗。

上一篇:蛇人
下一篇:绝不放过你

相关文章: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7 故事网_故事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