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故事会 > 亲情故事 > 正文

我的母亲是傻瓜

编辑: 时间:2017-11-09

      为了寻亲而远行

 

  2006的夏天,我去了贵州。这一次远行,对我意义重大。

 

  我的爸妈对我一直很好,可因为一次车祸,我发现我不是他们亲生的。双重打击之下,我一度萎靡。爸妈不得不把一个小盒子给我,里面装着我的胎发和写着我亲生母亲名字和地址的一张纸条。老爸语重心长地说:“抽屉里有钱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

  我思索再三后,还是拿了抽屉里的钱,踏上了寻亲的火车。这是我的心结,我必须知道她是谁。

 

  然而,因为旧城改造,那个地址早已不复存在。要找到母亲“金铃”变得很困难,我拿着旧地址穿梭于回迁楼中,终于在一个老回迁户的口中得到了她的消息。老人好奇地看着我,说:“哎!最终还是找回来了!前不久我在城南还碰到她,说在建筑工地上做事。”

 

  我在城南找了好几圈,终于找到了老人说的工地。

 

  远远的,我就听见她的笑声,一群男人围着她,说着下流的话,还对她动手动脚。她不怒不恼,傻兮兮地对他们笑。那些男人都喊她,金铃。

 

  我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,流着眼泪毅然转了身。

 

  可没走出几步,我听见她尖叫了一声。我忍不住回了头,看到一个小工正拿着她的头花调戏她:“傻金铃!来追我啊!”

 

  我头脑一热冲了过去,跟那小工打了一架,结果一群小工狠狠地揍了我一顿。

 

  恍惚中,我看见她正茫然地看着我。直到人群散去,她还在看着我,我愤恨地瞪了她一眼后,她上前来抓住了我的手,问:“小力?”

 

  我甩开她的手,却不想被她一下子拖住了大腿,她哭喊着:“我知道你是小力,你终于来找我了。”

 

  无法选择的母亲

 

  在她的强拉硬拽下,我跟着她进了工地上的临建屋。那间屋子脏乱无比,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脏乱的床铺,指着自己认为很干净的一角,可怜地说:“孩子,坐吧。”

 

  她坐在我的对面,像个小孩子一样,双手不停地搓衣角。看着她,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

  这要傻不傻的女人,我无法接受她就是我的亲生母亲。

 

  她要说什么的时候,我及时制止了她:“什么都别说了!看也看到了,我心结也解了。你不用太内疚,我很好,会当做没有你,好好过生活的。”

 

  说完,我起身就往门外走,没想到她一下子跪在了我的身后:“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

  我原本可以假装没有她,可这道防线因为她的致歉崩溃了。我无比嫌恶地朝她大吼:“你这副模样,要怎么证明你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?我的亲生父亲是谁?我是不是根本就是个野种?”

 

  我哭着冲出了门,她拼命地在我身后追:“小力、小力……”

 

  直到她的声音和一阵刹车声一起戛然而止,我才停住了脚步。

 

  她的大腿骨折了,我只能留下来照顾她。我住在那个临建里,看着她躺在床上有事没事就傻笑,我只觉得这个女人就是天命扫把星。

 

  工地上的男人听说金铃受伤了,有的送吃的,还有的给她钱。一百两百,几天下来,居然收了好几千。那些男人来的时候,还不忘跟金铃闹,有的男人甚至掐着她的脸用轻浮的语气挑逗她。每当有男人跟她闹,我就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他们。工地上一下子传得沸沸扬扬,说金铃身边来了一个小情人,谁闹金铃他就打谁,慢慢地他们就不调戏金铃了。

 

  工地上有好事的人来打听我和她的关系,每次都被我搪塞了过去。

 

  有这种女人当母亲,我一辈子都会觉得恶心。

 

  亲娘不及养娘亲

 

  她大腿骨折,我只能细致地照顾她。有时候我会恶毒地跟她谈心:“当初把我扔得那么利索,现在倒好意思要我留下。我真后悔来找你,没见过你的好,见到你就要伺候你!我上辈子欠了你?”

 

  我说得太难听的时候,她就把脑袋捂在被子里,默默地哭。等到半夜里,我睡着了,她才敢悄悄地爬到我的身边,给我讲往事。

 

上一篇:有种母爱叫白毛
下一篇:继母的秘密

相关文章: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

Copyright © 2017 故事网_故事会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